欢迎光临魅女团
你的专属魅女天团

[电影]科学、哲学与神学的交织:Solaris (1972)

哲学与神学的交织前言:
前些日子就已把两个版本的《Solaris》(中译:飞向太空)给看完,却一直犹豫着是否要写这篇文:一是尚未看完小说版,二是这并非一个很好驾驭的题目,毕竟塔可夫斯基的版本与《2001:ASpaceOdyssey》(中译:2001:太空漫游)可是并称二十世纪两大太空史诗电影经典的作品。虽觉自身程度尚浅,但在这篇文我会尽可能把这部巨作的内容解读出来,日后可能还会以其他篇幅增加探讨深度及延伸到小说和美国版电影。

剧情简介:
自从索拉力星被人类探索后,这个覆盖着胶质海洋的行星便自成一新兴学问,但经过多年研究后仍停滞不前,人类对于这颗行星了解,除了这片看似海洋、实际上是某种生命体的胶状物,其余一无所知,而且尝试和这片胶状意识体的沟通亦毫无进展。然而在一项怪异事件发生后,心理学家克里斯被指派前往索拉力星的太空站。但是到了那之后只见一片狼藉,朋友死亡的噩耗、怪异的驻站科学家,最后竟然还遇见了已经死亡多年的妻子……

一、矛盾的汇流
驻站生物学家萨托雷斯

本片最值得玩味的地方,莫过于将科学与宗教议题交融。最主要产生这种共鸣的原因,是这两者都有涉及到探讨着人与虚无缥缈事物(神本文是一篇原创文章,独家首发于魅女团(meinvtuan.com),作者:魅团大大。、索拉力星)的沟通。这两个看似背道而驰的事物,透过索拉力星这个生命体以呈现。  为了让人信服神的存在以及使人与神跟进一步沟通并为之赎罪,神降下了神子作为两者的桥樑。而索拉力星则依照人的记忆创造出「访客」(*注1),而这些「访客」通常是属于人们最深刻的记忆或幻想,对于主角克里斯,则是以多年前自杀身亡的妻子哈莉形态呈现眼前。她乘载着他这些年来的痛苦与罪恶感,而哈莉的「再次出现」成了克里斯一扫这些苦难的曙光……

夜半突然出现在克里斯床边的哈莉

而哈莉、以及其他「访客」,到底是否该被看待做人类,也是剧中人物争论的重点之一。他们拥有过往的记忆,但却不会死去、且拥有怪力,血液不为强酸所消融、赤手空拳可打破铁门、喝下液态氧死亡后又立刻复活。而他们究竟应该被当作符合外表所塑造的那些人们?还是用以研究索拉力星的白老鼠……?

*注1:索拉力星依照人类记忆所创造出来的人物,可能是逝去的亲人、脑中幻想的人事物甚至是自己本人,不会轻易死亡、就算受伤也会马上痊癒,即使被杀死也会一再出现、甚至是当场复活。

二、人、神与神子

驻站科学家斯诺特

事实上,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对比出剧中角色以及标题所述三者的关系:神降下了神子作为人与神之间的沟通媒介;索拉力星创造出的「访客」,让人类更进一步认识这颗行星并重新尝试与它对话。从沟通的角度来看,「访客」的到来让人类更确信索拉力星上的这片海洋是具有自主意识的,至于它为何要幻象出这些人事物来却不得而知,主角等人只能凭藉着与哈莉的对话慢慢摸索,虽然最终仍不得其解、只得用传递脑波的方式让它知道,他们希望不要再有任何的「访客」来访。  塔科夫斯基其实也是想表达:这个宇宙并非所有事物都是照着人类的逻辑所运行或者有其目的性,人类应当先审视自身、将自己的丑恶改过之后再向外探询,对于这个阶段的人类来说宇宙探险或许是个自大妄为的行为。

哈莉服下液态氧自杀

而神子的到来,亦是要宣告人类神的存在以及祂的旨意;「访客」不仅仅成为了人类与索拉力星两者的媒介,同时也宣告了它的自主意识确确实实是存在。虽然片中并未说明索拉力星创造出「访客」是否有其真正目的,但实际上却已达成同样的结果:人类透过「访客」重新开始认识索拉力星这个偌大而神秘的生命体,尝试与它沟通、互相理解。这就与人类寻求宗教相仿,何尝不是为了取得与神(实际上是与自身)的联繫与对话?透过自己最深刻的记忆所创造出的「访客」,人们重新面对自己的心灵。主角克里斯面对着由自己所创造出的亡妻因而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往,毕竟他面对并非真实的妻子、而是自己记忆中的哈莉,这便成了一段与自己对话的旅程……

自杀后的哈莉随即又复活

接近尾声时,哈莉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他人的复杂制品后便伤心欲绝地喝下液态氧自杀,但惊人的是她却随即死而复生……随后克里斯因病卧床,但昏睡醒来后却发现哈莉已经消失,一问之下,才知道她已经成了太空站内刚完成的微中子消灭机的白老鼠。从哈莉的这两次死亡,明显地看出复活以及牺牲这两个可联繫宗教概念的元素。人类始祖吃下知善恶果实产生了原罪,因此上帝降下耶稣使其替人类赎罪,那么本片中人的罪恶究竟为何呢?或许是人类对于科学的追求最终失去了人性,忘却自身在宇宙之渺小;或许是深藏在记忆中的那份苦痛,如同主角克里斯,回来消弭他的罪恶感……  而最终主角在索拉力星上与老父(实际上仍是「访客」)相见、并跪倒在其面前的场景,是否也暗示着人对神的忏悔或神对于人的宽恕呢……?

三、归来的妻子

克里斯在睡梦中被突然出现的哈莉给惊醒,而更令他惊讶的是已死去的她此时此刻竟站在他面前。多年前自杀身亡的妻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在距离地球遥远的太空站上,无论是谁面对这种状况都会感到错愕。而克里斯在惊愕之下,将哈莉送入火箭并往索拉力星发射。但驻站科学家斯诺特却告诉他,这并不能解决问题,索拉力星仍会再造一个哈莉……

索拉力星的海洋

而这一次,克里斯决定好好面对这个「访客」,待她如真正的妻子、真正的人类,即使斯诺特与驻站生物学家萨托雷斯都告诫他这个「哈莉」并非人类,只是行星用微中子以及人类的记忆所创造出来的复杂制品。  但即便排除他人观感,真正迷惑自己的仍是自我意识……虽然这个哈莉拥有与该人同样的记忆、外貌,却总是对那些经历以及对克里斯的爱没有真实感、只是纯粹拥有它们,如同被人植入的虚假记忆,甚至对于镜中自己的容貌感到陌生;而克里斯虽然仍深爱着眼前这个面孔,但是对于这份情感亦困惑着:自己究竟是爱着眼前的这个记忆中的哈莉,还是已经死去的那个哈莉……?哈莉自己也言道:「我们俩像是被人耍了一样。」一个是靠着复杂制来的记忆在爱着人,而另一个则是爱着这复杂制品,这关系却也不是直接关系,彷彿是被那已死去的哈莉所联繫牵引着的。

在图书馆争辩的众人

在图书馆中斯诺特、萨托雷斯与克里斯三人对于「访客」该抱持着什么样的态度不停争论,而这也揭示了「访客」的另外一个议题,人类是否该向外界的探索?而三人也有着三种答案:人类自古本能性地不断向外扩张,却忘了自身的渺小、忘了人性,所以人类应该先将自身问题安好再来思考向外追寻;或者人类本就应当探索外界,人性并非最重要的事。而透过哈莉的话语道出了克里斯的作法:「他把我当成人看待,他比你们更有人性,我就快要变成人了。」  或许不管怎样的情况下人都无法做到尽善尽美,或许人性使然,但正因为这样人类也不能轻易放弃人性,无论是否向外部探索都应该保着人性的纯洁吧……

四、三株草
在这部片中出现了三段草的特写镜头,一是开头克里斯家乡附近溪流的水草、二是克里斯在家附近装入铁盒带到太空站的小草,最后是索拉力星上海洋幻化出克里斯家乡场景中溪流的水草。

如果直接把草代换成主角克里斯,思考便会立刻通顺了起来:原本生长在地球这自然环境之下,却来到了太空站这个大铁盒(*注2),忸怩地生活在这人造环境中,最后来到了索拉力星创造出的熟悉的异乡异地……  而人类何尝不是如此:一开始在长久以来演化的自然环境下生长,随着科技进步人开始把自己关进各式各样的铁盒,最后这个铁盒也飞往了太空之中,被带往了另一个虽是自然、却是异乡之处的星球……

*注2:说起铁盒就不禁让我想起DavidBowie的名曲《SpaceOddity》,裏头描述着一个太空人搭乘着太空梭一度与地球失联,其中有一句歌时便是这么唱道:HereamIsittinginatincanfarabovetheworld,亦是用锡罐来形容太空梭。(P.S.:虽然个人还是觉得这首歌的意境跟《太空漫游》比较相似就是了……)

后记:
虽说这部片分属科幻类、又以二十世纪两大太空史诗电影着称,但其实看得出塔可夫斯基并无放太多心力在科幻的视觉呈现上,讲难听点就是布景和特效科幻味不够又过于粗糙(相较于同时代《太空漫游》就可明显看出差异),但是哲理的思考、整体氛围的酝酿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很容易陷进剧中人的情境之中,更甚者对于探索外部的问题也可代入到时代背景中(冷战时期),让这部作品有了它的历史意义。

赞(0) 递烟打赏
文章为魅女团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否则将触发维权!魅女团 » [电影]科学、哲学与神学的交织:Solaris (1972)
分享到: 更多 (0)

呱唧几句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魅女团-你的专属魅女天团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